不要写成故事

2021-02-05 11:25

北京教科院基教研中心中学语文教研员夏宇表示,与1991年的考题相比,虽然也都是以圆为主题,但是1991年的考题对于圆的要求非常具体,限制性要求很多。题干中要求把圆想成一个画面或一个镜头、一个场景,不要写成故事,这就是一种限制,是一种形象思维和想象方面的考查。但是,今年北京语文卷中对于圆的主题,什么限制都没有,只要求以“圆”为题,写一首小诗,写一段抒情文字,允许学生思维发散,充分发挥学生的创新能力,在创造性想象方面给学生更加宽阔的舞台。

在刚结束的北京高考卷中,可选择的微作文题目为“请以圆为题,写一首小诗或一段抒情文字”。而在1991年的全国卷里,首先给出了一段“圆是可以想象成很多不同的物体”的阅读材料,随即要求考生“把圆想象成另一个物体,写成一篇200字左右的想象作文”。乍一看,两则题目都是与“圆”有关,极其相似。

比起1991年的试题,这个题有意思得多,写一首小诗,可能写成“我的感情很圆满”,这样学生表达的题材会更开阔。在写诗方面,古诗文、现代诗都可以,更可以发挥一些学生的思维才情,从另一方面说,也体现了高考对不同类型学生的尊重和发现人才的一种渴求。

42岁的作家酒徒(本名“蒙虎”)惊奇地发现,今年的微作文三个题目之一—“以‘圆’为题,写一首小诗或一段抒情文字”似曾相识,“这不是1991年我当时高考的小作文么?一见如故啊!”北京青年报记者查询往年资料得以确认,时隔24年,北京高考作文出现了“高仿”题目。

昨天上午11点半,北京高考第一科语文考试结束铃响起,备受关注的高考作文题目也随之公之于众。今年北京高考作文的自由度提高,微作文采用“三选一”模式,而大作文则在“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”、“深入灵魂的热爱”的两命题作文之间二选一。

“圆”的作文题,同样勾起了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某教授的回忆,“我也是1991年高考的,对这个题目有些印象。记得当年很多人都说想象这圆都快没边儿了呢。”那一年,江苏和内蒙古虽相隔千里,但全国考生都用一套试题。

作家酒徒回忆当年自己在内蒙古家乡参加高考,对“圆”的作文题记忆犹新,“当时我们考的是全国卷,作文两个题,一个小题15分,一个大题35分。小题就是圆的想象作文,比较自由,大题是近朱者赤的议论文。我记得我当年写的是海边的鹅卵石,算是一篇抒情散文。”酒徒还向北青报记者打趣道,“估计当年的考生成了出题人吧。”